(iStock)

谁说只有移民改行?那些告别学术生涯的加拿大博士和博士后

Share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抄袭举报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一说起在加拿大难找专业工作,人们就会想到改行的新移民。但实际上本地专业人士改行的也大有人在。他们念完硕士念博士,希望能在高校谋一教职,在学术上有所建树。但是几年后,一些人变成了花艺设计师,木匠或者店主。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他们放弃学业的原因之一是工作难找。根据加拿大统计局2011年的调查数据,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博士毕业生找到了全职教学工作,另外还有五分之一在高校做兼职讲师或有一份工作合同,算是没有离开学术界。至于终身教职,那更是要等白了头。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珍妮弗.弗洛(Jennifer Fowlow)是不久前接受CBC采访的前博士生之一。她的专业是女性研究。她回忆说,刚开始的时候,她认定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因为她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当一个教授。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她形容读博士的那几年就像一场充满压力和内疚感的长途跋涉:永远有一篇文章或一本书该读而没有读,永远有该做的笔记没有做。而当教授的梦想离她更是遥远。她说,当时她所在的系里有好几个教授准备退休,但是学校只打算请兼职助教代替他们。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放弃学业的想法萌生后,弗洛花了很长时间考虑未来的职业。什么工作“值得”她放弃博士学位呢?她想了一年多也没想好。但有一天她心血来潮,报了一个为期三周的插花课。才上了一天课,她就打定了主意。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现在,她在多伦多开了一家花店,自称是“自豪而快乐的博士辍学生”。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改行的不光是文科生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加拿大的“博士辍学生”的比例在社科领域是最高的,达到将近一半(加拿大统计局2013年数据)。但是理工科和医科的博士生也有中途放弃的。还有的人是在毕业后决定改行 ,例如另一位受访人本.考伊(Ben Kowie)。他的专业是同位素地球化学。博士毕业后,他还去哈佛念了一个博士后。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考伊是他那个专业的佼佼者,几年中多次获得研究经费和奖学金,经常发表论文。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法找到一份固定教职。眼看着其他师兄弟辗转各地,“挣很少的钱,享受可怜的福利”,他决定不再等下去了。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现在考伊在安大略省伦敦市开了一家自行车店。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书是不会白念的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在一个专业里苦读这么多年后,决定中途放弃并不容易,周围的人也不理解。前政治学博士生柯里.詹森(Kory Jansson)说,他做出这个决定时,已经花了六年的时间上完了必修课,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完成了田野调查。但是去年,他决定退学去学木匠手艺。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他回忆说,当他告诉家里人自己的决定时,得到的第一个反应是:哎呀,那么些书都白念了。还有些亲友自以为是地猜测他是因为成绩不好才不得不去做木匠的。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但是他认为书是不会白念的。他说,他能不顾别人的眼光从政治学博士生变成木匠学徒,正是因为这些年里读过的书让他明白,你应该过你想过的生活。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几位受访人都说,他们现在的生活要快乐得多。从小喜欢植物的弗洛说,她绝对不愿意再回到过去。现在她的花店在多伦多已经小有名气。而詹森在离开大学一年后,惊喜地发现自己重新找回了过去被做学问消磨殆尽的阅读的乐趣。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虽然离开了学术界,但是詹森说,木匠活也是一种脑力劳动。乐器制作师哈特曼(Anne Hartman)也有同感。这位前人类学博士生认为,她在制作乐器的时候和过去写论文时使用的是同一部分大脑。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而且一篇人类学论文发表了也没几个人看,相比之下,现在的工作更让她有成就感。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RCI with CBC,Donya Ziaee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收听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抄袭举报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欢迎合法转载,需注明作者、加广中文、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copyright-banner

copyright-banner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Share
标签:
文章分类: 社会

您看到错别字或其他错误了吗? 点击这里!

@*@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向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网站提交自己的评论,代表着您确认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拥有可以以任何方式对您的评论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播出和公布的权力。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立场与您的评论完全无关,您的评论将受到预先编辑,如果符合网络礼仪的准则, 则将获得发表。

则将获得发表。 »

当您在网上论坛表达个人意见时,必须象与别人当面说话一样礼貌,侮辱和人身攻击是不能被容忍的。不同意别人的意见,想法或某个事件是一回事,但不尊重他人是另一回事。杰出的思想不总是一样的 - 这正是使网上对话如此有意思和有价值之处。

网络礼仪是一套指导您进行网上通讯沟通的行为准则,在博客或论坛上发布您的信息之前,阅读和理解这些准则是重要的。否则的话,您有可能被禁止发布信息。

  1. RCInet.ca的网上论坛不是匿名论坛,用户必须注册,提供自己的完整姓名和居住地,这些信息将和用户的评论一起显示出来。如果作者的身份不明确,RCInet.ca拥有不发布用户评论的权力。
  2. 以误导或造成伤害为意图假冒他人身份,是一种严重的违规行为,我们的网站将严禁有此类行为的人发布评论。
  3. RCInet.ca的网上论坛向所有人开放,不分年龄,种族,宗教,性别或性取向。
  4. 属于诽谤、仇恨、种族主义、排外主义、性别歧视或贬低某一民族血统、宗教信仰和年龄组的评论将不会获得发表。
  5. 在网上发布言论时,用粗体书写会被认为是高声呼叫,并有可能被解释为侵略性行为,因为对阅读者来说是不愉快的。任何信息,如果其中的一个或多个字符使用粗体、斜体或下划线(缩写和缩略词除外),将被拒绝。
  6. 严禁使用粗俗、淫秽或令人反感的语言。论坛是公共场所,您的意见可能会冒犯一些用户,严禁使用不恰当的语言发布评论。
  7. 用户之间的相互尊重是必不可少的,侮辱,威胁或骚扰其他用户的行为受到禁止。您可以通过不攻击任何人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不同看法。
  8. 交换论点和反对意见是正常辩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不应变成两个用户之间不顾及其他参与者的私人对话或讨论。这种类型的信息将不会得到张贴。
  9.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使用五种语言,在论坛中所使用的语言必须与这些语言相符。除了一些词汇外,禁止使用其他的语言发布信息。另外,偏离主题的信息将不会得到发表。
  10. 重复张贴会扰乱讨论的流量,这样的行为不能被容忍。
  11. 禁止在评论中添加图像或其他类型的文件。包括其他网站的链接是可以的,前提是这些链接必须符合网络礼仪。然而,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对链接网站的内容完全不负任何责任。
  12. 如果在您的评论中有一大部分是复制和粘贴别人撰写的内容,即便您标出作者的姓名,这样的行为也是不能被接受的。
  13. 严禁在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论坛中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或鼓励采取某种行动的呼吁。
  14. 所有的评论和其他类型的内容在被发表前会受到编辑,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保留拒绝发布某一评论的权力。
  15.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保留可以随时关闭一个论坛的权力,恕不另行通知。
  16.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保留可以随时修改这一行为守则(网络礼节)的权力,恕不另行通知。
  17. 参与网上论坛,意味着您允许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无限期地在网上发布您的评论,而且也意味着这些信息将被互联网的搜索引擎加以索引。
  18. 如果您要求删除自己已经发布的信息,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没有从网上删除您的信息的义务,我们请您仔细考虑自己的评论以及张贴的后果。

*

3 comments on “谁说只有移民改行?那些告别学术生涯的加拿大博士和博士后
  1. er说道:

    一个人有知识,能用这个知识造福世界是大好事,不能的话,能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也不错,就怕有的人用来骗人, 危害社会。

  2. Linda Hong说道:

    我们的 case 是一个很简单和明确的案子,即使那些有关部门的人一直试图说它是很复杂的,老百姓是不能明白的。

    103 Ingram Dr,Toronto 的 zoning 是 North York 的 M3, 这个 zoning 的用途非常广泛,包括了商业和工业,有些是互相不能兼容的。

    1988年原业主结束了他的业务,这块地放售。

    1990年安省环保法出台。

    1995年安省环境局根据环保法制定了土地只用的指南 Guideline D-1 和 D-6,旨在根据环保法,考虑到土地使用的不兼容性,指导今后的土地使用,达到不再制造新的土地使用不兼容问题的目的,在这个指南中特别明确地指出了各种类型的工业设施与非工业设施的最小分隔距离,其中重工业与非工业设施的最小分隔距离是300米。

    1997年,North York 的 M3 zoning 允许物业守护人居住。

    1999年新的业主买下了 103 Ingram Dr,Toronto,并把它作为沥青厂的用途。

    沥青厂是重工业,当时 103 Ingram Dr 的周边很多商业设施,特别是没有分隔距离的隔壁就是商业用途,有人居住,而且它离 municipal zoned residential area 的距离是 250 米,根据 Guideline D-1 和 D-6,这个地点是不能作为重工业用途的,因为这个重工业势必违反环保法,对非工业设施的人们造成 adverse effects。

    但是,非常不可理解的,多伦多市政府和安省环境局都对这个沥青厂开了绿灯,理由就是这个 zoning 是可以作为沥青厂的,且不说环保法在这里应该怎样应用,单就 zoning bylaw 来说,这家沥青厂 recycle waste asphalt 做原料,zoning bylaw 明确说 recycle 的作业和存储都必须在室内,而沥青厂是全部在室外的。

    在沥青厂于 2000 年开始作业后,投诉就没有停止过,无数的回合,民众都失败了,直至今日,斗争还没有停止,可怕的污染严重影响了附近民众的健康和环境,没有选择,只能继续抗争。

    这个案子不简单明了吗?它很复杂吗?即使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民众都很清楚是非,那么我们纳税人供养的受过专业教育的官员因为什么一直做错事,还企图把这个案子描述为非常复杂?

  3. Linda Hong说道:

    书是不会白念的,学到的知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我是学理科的,现在做着一份很普通的工作,不需要那些知识,但是我们遇上了一个环境污染的问题,作为受害人,安省环境局的工作人员没有站在我们一边,反而帮助排放污染的工厂说话,他们把监测器拿走,拒绝放回来,这样就没有了实测的数据来帮助证实沥青厂是超规排放污染,然后沥青厂聘请的一家公司用模型计算结果来说沥青厂的污染排放是符合标准的,环境局再根据这个结果来发放污染排放许可。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欺骗大众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他们不是唯一的知道模型的人,我们在大学的基础课就包括了模型,因为它是我们专业的工具,就像木匠的榔头什么的一样,是个必备的工具。大家知道模型中的变量:参数,边界条件和初始条件等等都能影响模型的计算结果,模型的结果是可能出错的或者可以造假的,一个不能描述真实情况的模型是不能为真正的科学技术人员所接受的,我们很清楚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如果他们的模型结果不是这样,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的所谓模型结果是错的或者假的。

    非专业的民众即使没有学过所谓的模型,也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结果,所以虽然他们达到了目的,但是民众已经把他们钉在了耻辱柱上。

    我们将继续我们的抗争,直至真理和正义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