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中的突尼斯移民

0 / 1503
REUTERS/Jamal Said

 

2011年初,突尼斯街头的抗议浪潮让远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政府沾了一脚泥。本.阿里变成前总统后,他的内兄贝尔哈桑.特拉布勒西带着全家悄悄来到了蒙特利尔。原来这个“突尼斯副国王”早已拿到了加拿大永久居留权,老家呆不下去,他就带着家人奔蒙特利尔来了。

Belhassen Trabelsi/Radio-Canada

Belhassen Trabelsi/Radio-Canada

特拉布勒西是一个大家庭的长子,共有九弟一妹,家境原本普通。但是在妹妹莱拉1992年嫁给突尼斯总统后,他在十年内成为巨富。方法也并不新鲜,比如低价购买耕地和公用土地,然后更改土地类别,盖豪华住宅高价出售。后来他又开了一家航空公司,维修和管理都由突尼斯国有航空公司提供,当然是免费的。蒙特利尔律师巴勒第说:“国家机器为他们所用的程度是难以想象的。没有人敢拒绝他任何事。”本.阿里夫妇的家族拥有全国财富的一半。而这位大舅子是这个金钱王国的总管。在突尼斯临时政府发布的逮捕令上,他的名字也在其中。

这样一个人,现在来到加拿大。消息一传出,蒙特利尔的突尼斯移民就开始抗议,要求加拿大政府把他遣送回国。特拉布勒西一家的永久居留权因没有住满规定年限被取消了。但是他立刻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夫妇(2009年);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夫妇(2009年);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总理哈珀一早声明加拿大不欢迎特拉布勒西,并且会尽力与突尼斯政府的司法部门合作。但是,正如前外长坎农所说,加拿大政府的手是被捆住的,那条绳子叫法律。裁决、上诉、评估… … 穷尽所有法律程序可以拖多长时间,看看赖昌星的例子就知道了。在赖昌星之前,还有一个印度人辛格,从申请政治避难到最后终于被遣返,过了十七年。

这正是突尼斯人不愿意见到的,而普通加拿大人对难民审批制度的怨气也越来越大,认为加拿大正在变成罪犯的天堂,政府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但是且慢,不是说金币有两面么?我们再来听听另一个突尼斯人的故事。

十多年前,哈马迪.卡穆恩是突尼斯市邮政总局的局长,也算是个生活优裕的高官了。他为自己将来的退休生活买了一艘捕金枪鱼的船。不幸本.阿里众多的妻舅之一(不是来加拿大的这个)看上了它,诈取未遂,便把他抓了起来。卡穆恩被关了十几天,其中有八天被拷打折磨侮辱,行刑者还威胁要强奸他的妻子和女儿。出狱后,他带着全家离开了突尼斯。那条船以及所有无法带走的家产,都落在了特拉布勒西兄弟手里。

卡穆恩一家来到加拿大申请政治避难。但是,不知是因为突尼斯政府那时声誉尚好,还是因为移民官无法想象因一条船引发的悲剧,他们的申请被拒绝了。接下来,就是上诉、被驳回,遣返令,风险评估… …,长达六年。最后在遣返风险评估这一关,法官终于裁定准许他们留在加拿大,这时离他们原定被遣返的时间只剩下三个星期了。卡穆恩一家在蒙特利尔住下来,他做了保安,妻子在一个老人公寓里做助理。说起当年的经历,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还会眼眶发红。

Facebook "Tunisiens à Montreal"

Facebook “Tunisiens à Montreal”

在一个完美的理想国里,会有一个贤明而公正的国君下令庇护卡穆恩,赶走特拉布勒西,并且得到人民的赞颂。但是在并不完美的加拿大,大家只能一面抱怨一面仰赖法律。而传说中代表司法的那位手持天平和利剑的女神,是盲眼的。她看不见倒在自己剑下的是谁。所以,加拿大如果收紧难民法,免不了会把卡穆恩这样的受害者送回地狱。但是像现在这样一板一眼,特拉布勒西可能会在蒙特利尔住上很多年。那也是卡穆恩的噩梦。

不过就算法律千疮百孔,我还是不敢对“贤明国君”抱幻想。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国君即使贤明,也可能像本.阿里一样,迷上一个有着十个贪婪兄弟的女人,为她抛弃发妻,掏空国库。

2015年3月,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委员会裁定特拉布勒西因重大犯罪行为无权申请难民身份。但这项裁决不涉及他的妻儿。他已经表示将提出上诉,要求对这项裁决进行司法检验。

-=-=-=-=-=-=-=-=-=-=-

相关链接:

加广英语部:采访《我的阿拉伯之春,我的加拿大》作者Elie Nasrallah
加广法语部:加拿大的阿拉伯移民如何看阿拉伯之春?
Facebook: 突尼斯人在蒙特利尔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