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gey Nivens / Shutterstock)

麦吉尔大学研究:我们有可能“修改”刻骨铭心的伤心记忆吗?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抄袭举报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麦吉尔大学心理学教授阿兰·布鲁内特(Alain Brunet)的研究显示,剧烈的情感痛苦留下的记忆是可以通过药物来“修改”的,从而达到减轻痛楚感的目的。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的这一研究在今年11月的国际心理创伤研究会议上宣读。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的研究涉及60位经历了极度伤心的感情经历的人,他们的伤心程度严重到诱发精神科疾病,这60名参与者都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症状。布鲁内特教授说,他对因感情问题极度伤心的课题感兴趣是因为这是许多人寻求心理医生治疗的原因,另外,这也是希腊悲剧的主题,感情经历是人一生经历中的核心事件。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的研究组要求60名参与者首先写一份有关他们被恋人背叛经历的文字备档,然后让他们开始服用普萘洛尔(propranolol),这是一种B受体阻断药,通常用于治疗高血压等症状。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研究组发现,在服用普萘洛尔后,再让参与者回顾自己的伤心记忆,他们与伤心记忆相关的情绪不再那么强烈。布鲁内特教授解释说,这是因为记忆是和其如何储存和再回顾有关的,他将这一过程称之为记忆的重新组合。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每当你回忆某一段往事,这段记忆就会在长期记忆储存库中重新存一次,在这一重新储存的过程中,人们会再次感受到他们最初的感觉,这一感觉也是记忆的一部分。”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阿兰•布鲁内特教授 (Submitted by Alain Brunet)

布鲁内特教授和他的研究人员对此的理解是,在记忆被重新储存回长期记忆储存库时,是有可能对这一过程进行人为干预的,B受体阻断药普萘洛尔便是一种干预手段。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在研究期间,60名参与者每周都要填报问卷,以记录他们痛楚症状的严重程度,在4到6周后,参与者再重新阅读他们先前写下备档的关于遭到感情背叛经历的文字时,他们感觉到的痛楚感居然大大减轻。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说,“他们感觉当时写下的痛苦文字有点像从一本小说里摘引来的。”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其他一些使用B受体阻断药普萘洛尔治疗心理创伤的类似研究也有相当好的结果,比如有一个研究是针对2015年巴黎的恐怖袭击后一些心理受创者的,这些患者是创伤后激障碍症(PTSD)。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认为他们的这一治疗方法比目前广泛应用的创伤后激障碍症的治疗方法要来得快。布鲁内特教授认为他们的研究在这一研究领域里迈出了一大步。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但是,痛楚的记忆也有其功效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也有专家对“修改”人的记忆和感受的做法表示出伦理担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朱迪·伊利斯(Judy Illes)教授是其中之一。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朱迪•伊利斯教授 (Submitted by Judy Illes)

伊利斯也是加拿大神经伦理学会的负责人,她说,她完全支持布鲁内特教授的研究用于治疗门诊病人,减轻精神病症状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但她同时表示,应用这一研究也要当心滑坡谬误,尤其是在治疗以外的状况下。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伊利斯教授说,“如果人们受挫经历的有关记忆被抑制,那么可能会抑制我们潜在的学习机会,因为人们往往能从困境和艰难中学习和成长。”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伊利斯教授担心,从伦理学角度来看,这一疗法有可能导致不好的结果,“那些痛苦的记忆允许我们核查我们做的是否正确,并且帮助我们做出最终的和正确的决定”。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消除记忆做法所面临的伦理争议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说,有些研究更进一步,干脆把不好的记忆消除掉。许多人大约会想到2004年影片《无痛失恋》(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中的科幻情节,但现在已经有研究显示,医学家们可以让老鼠消除掉恐惧的记忆。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2004年影片《无痛失恋》(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两位主要演员在拍摄中 (Adam Rountree/Getty Images)

布鲁内特教授说,他认为在20年后也可能做到消除掉人们不想要的记忆。但布鲁内特教授对此有所保留,他认为这会面临伦理争议,因为人们并不希望完全消除记忆。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布鲁内特教授强调他的研究团队所做的只是减轻痛苦的记忆,他说,”我从2004年开始治疗心理病人,没有一个病人回来对我抱怨说 ‘布鲁内特医生,你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记忆,使得我不再是我自己了’”。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RCI with The Current,CBC Radio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抄袭举报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转载本台文章需明确标明出处,包括作者姓名和Radio Canada International。
您无权使用Radio-Canada/CBC,RCI和其他新闻机构的图片。
copyright-banner

copyright-banner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文章分类:健康社会
标签:

您看到错别字或其他错误了吗? 点击这里!

由于不可控的因素,我们将无限期关闭评论。 我们的社交网络仍然开放并欢迎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