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德成:再怎么艰难都是暂时的

 

–  鲁德成,  51岁,六四事件中的“天安门三君子”之一。2006年来到加拿大。

 

 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期间,三名湖南青年向毛泽东画像投掷颜料,后被以反革命罪判处从16年到终生监禁的重刑。

 

三人之中的鲁德成是湖南一家公共汽车修理厂的工人。坐牢期间, 这位汽车修理工在繁重的体罚劳动之余,勤奋学习, 博览群书。 他的这种精神甚至感动了狱警。他在坐牢十年后的1998年获得提前释放。

 

在坐牢期间,鲁德成因不忍心让年轻的妻子等他16年,主动要求离婚。出狱后,由于他的敏感身份和当局的骚扰,他难以找到工作,无法谋生。在这样的情况下, 仍有一位赞赏他的湖南姑娘, 勇敢地嫁给了这个‘劳改释放犯’。

 

虽然走出了监狱,但鲁德成仍然没有感到自由。1996年在监狱中, 他曾在照片的后面写过一句话,”大监狱与小监狱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大监狱。没有出这个监狱就没有自由。” 

 

 

逃往泰国,获加拿大庇护

 

为了自由, 也为了向世人讲出他们被关押的真相,鲁德成在2004年逃到泰国。但泰国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 以’非法入境罪’扣押鲁德成, 要将他遣返回中国。幸运的是,因媒体的报道,他的处境受到泰国、美国和加拿大等地的人权组织的关注。最后在加拿大官方和民间的努力下,鲁德成在泰国滞留了一年半后,被加拿大接收为难民。当时担保鲁德成申请加拿大难民的是五位加拿大的香港移民。

 

2006年的4月11日,鲁德成从曼谷抵达温哥华,受到了支持者们的欢迎。那年的  ‘六四纪念日’, 鲁德成首次面对加拿大的媒体, 畅谈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他说: 到了加拿大我才深深地感到这种自由, 那种空气的新鲜。

 

天安门三君子-Reuters/Jim Young

天安门三君子-Reuters/Jim Young

 

 

 

营救伙伴,接来妻儿

 

在呼吸加拿大自由的空气时,鲁德成继续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贡献力量, 接受媒体采访, 参加讨论演讲会。还四处奔走解救出另两位与他一起被判刑的伙伴,被判无期徒刑的余志坚和已被摧残出精神分裂症的喻东岳。二人终于在去年五月份抵达美国。 鲁德成说,营救他们是自己义不容辞的事。

 

鲁德成的妻子也来到了加拿大, 去年又有了一个儿子。而大儿子已经十岁, 英语还不错。 说到自己的英语时, 他笑说, 还很差劲。

 

来到加拿大后, 鲁德成努力工作。他干过工厂、装修等各种体力活, 虽然又苦又累, 但他说比起在中国的体验, 好像有一种很惬意的东西,就是感觉是为自己, 或为自己家庭做工。

 

对语言不好、只能做体力工作的鲁德成来说,养家的担子相对来说要重一些,但他很乐观地说, 这里再怎么艰难也是暂时的, 至少你能够感觉到以后的路会越来越宽,而在大陆则会是感到越来越窄。

 

鲁德成努力工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不想再给担保他来加拿大的人增加负担。 因为按照加拿大的规定, 被担保人在10年之内不能申请社会救济, 有经济困难要由担保人帮助。

 

 

位卑未敢忘忧国

 

回顾在加拿大这四年的生活, 鲁德成说是酸甜苦辣都有。“但我必须说的一点是,我的前半生是在中国大陆度过的。相比之下,在加拿大这段时间感到一种本质的东西,可以体现人生的价值。你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像我这样一个政治流亡者,我感觉用兴奋, 欣慰都是远不能概括的。我们更希望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大陆, 也同样能够有加拿大的这种民主自由。那么我才能感到真正的欣慰。”

 

提到当今的中国大陆,鲁德成透露出一种‘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责任感。他说:“我认为这六十年来,中国已经被中共强行的绑架了。我希望六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和世界各国的民众都认识到这一点。对六四事件的镇压可以说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暴行,可现在仍有人被中共的宣传所蒙蔽。很多海外的华人也没有认识到,这些民运人士不单是为他们自己,也是为所有的中国人在那里努力”。

 

鲁德成在经历那么多磨难后,心智已相当成熟。他谈到在国外看到,很多华人因为心中仍有恐怖的阴影,即使在国外也不敢发表与中共相反的意见,怕连累到仍在国内的亲属。鲁德成对此表示:“这是华人应该打消的顾虑,你担心共产党对你迫害打压,那么等于是客观上怂恿了中共去打压迫害。只有去直面这样一个强权,你才会少一些那样的恐惧。因为中共是最会利用人性弱点的一个极权统治。我感到很遗憾的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敢说是绝对的,但是普遍的堕落,可以说是怂恿了当权者的恶毒。”

 

鲁德成认为,向专制者俯首称臣,是中国的最大悲哀。而他则以匹夫之勇,挑战专制政权。在加拿大,他仍在利用一切机会参加推动中国民主的活动, 并希望在可见的将来重返自己的祖国。

 

采访、撰稿:亚明。

题头图片:Reuters/Hyungwon Kang

 

-=-=-=-=-

相关链接

 

为什么写喻东岳:采访《想到喻》的作者弗雷谢特 

BBC: 鲁德成抵达加拿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