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故事

block

加广中文部 – 您好:

祝贺 RCI建台70周年,随信附收藏贵台的信封和时间表的照片。
祝 新年快乐 工作顺利 万事如意

letters

来自远方的听众:王明璞 (Wangmingpu)

———————————————————————————————-

尊敬的RCI朋友们
你们好!我是安徽的褚昌荣,是貴台的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受众。现在正在学习用电脑上网,与外界互动。值此RCI建台70周年之际,我和我的家人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福!祝RCl生日快乐!祝RCI的事业兴旺,受众倍增!祝各位同仁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喜气洋洋,再創辉煌!

順祝  春安!

———————————————————————————————-

2015年2月25日是加拿大国际广播RCI、70年华诞。做为加广一位忠实老听众,在今晚无论如何必须给贵台写去热情洋意的电子信函,已表达一位远方热心听众祝贺。20多年来加广一直伴随着我共同走过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再此,我非常感谢加广全体编播工作人员,您辛苦了,你不亏是两国人民之间交流的使者。唯一的遗憾是加广在2012年突然停播给中国听众带来不便,这对于中国年龄大的热心听众来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当然世界上各国的广播事业面临着改革,为适应当前新形势下多媒体发展需要,广播事业必须这样做,跟上时代发展的需要,这样是乎感觉到听众的脚步无法跟上时代的发展的需要,当然热心听众最终会理解加广的,在信息化的今天广播的发展必须跟上时代的发展和需要,这仅仅是开始。

回忆加广发展的光辉旅程,加广对人类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发辉着积极的作用,在信息化的今天,必将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

我永远是加广的热心听众之一,在国内我是广播qq群的分子,每天群里成员交流着广播收听体会和感想,相互之间传达着各种信息和广播消息,这对于我来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至于贵台的节目表我有好几份,我还有加广50年华诞不干胶贴纸,加广每年《有奖知识竟赛》,奖品是加国发行的生肖邮票,我重过一次,我还记得主持说过的:“其实重不重奖,重在参于,您说是吗?”主持人的桑音和风格至今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就谈这些有机会我继续联系好吗?

听众:郭惠民

—————————————————————————————————-

在此,首先送给加广一份迟到的祝福,祝贺加广70周年华诞!

怀念,那些年守在收音机前,听着加广一起成长的青葱岁月。无论世事怎样变迁,加广在我心里始终有一个位置,加广穿越千山万水,给听众传达了美好,这就是有温度的国际广播。
至今,加广给我的来信和节目表我都保存在一个集邮册里,包括您的那封手写的信件,这都是加广给我的美好回忆!
感谢亚明老师对我的关心鼓励和帮助!
祝加广的华丽转身发展越来越好!
山东听友周飞
—————————————————————————————————–
贵台的各位编播人员:
        你们好  我是贵台的老听众—罗鑫 收听贵台也有15年的历史了。每每穿上加广给我的T-SHIRT,心底都有一种由衷的喜悦。
可以说这15年来通过加广, 让我对加拿大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是加广伴我走过高中、大学的生活, 使我进步成长。
在加广70周年台庆之际,我衷心的祝福加广节目能够办的更好,听众更多,加广的声音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
黑龙江听友罗鑫
—————————————————————————————————–

加广留给我的记忆太深了,碰一下就会痛,那份美好的记忆和加广邮寄给我的信件,将会是永久的收藏,还有和你们之间的交流,也会是我一生的财富。

我父亲是一个短波收听爱好者,70年代初期曾因收听“敌台”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后因唐山大地震救灾有功,提前出狱。父亲对于短波的执着未曾停止过,一直到他去世。

耳听目染的我,6、7岁就开始收听广播,那时候主要收听的节目是单田芳的评书、中央台的“小喇叭”,偶尔也和父亲收听一下短波!平静的农家院,简单的农村生活,是收音机让我们开阔视野,远望世界,从广播中吸收养分,足不出户的探寻世界!

1995年,正在读初中的我,有了一台熊猫牌2波段收音机,短波频段只有15.05-15.63MHZ。我用他收听音乐、新闻,当然更多的时间是收听短波,当时主要收听的是CBS台北国际之声以及VOA美国之音。上课时用耳机偷着听,下课时和同学们一起听。当时同学们都瞪大了眼睛,清澈的眼神中流露的是好奇、惊讶、还有不可思议。他们觉得“短波”有点大胆,并质疑广播新闻的真实性。为此大家经常在课余时间唇枪舌剑的辩论,那段岁月是快乐的,因为我与同学们一起分享了广播,分享了心情!

98年,父亲送我一台全波段收音机,这台机子机子父亲已经用了十几年,到我手里时已经看不到品牌了。02年父亲去世了,我的收音机也伴随着父亲的去世而彻底坏掉了。那段日子很清苦,我没有钱去买一部收音机,短波收听就这样中断了几个月。

经过几个月的煎熬,我花35了元买了一部杂牌山寨收音机,这台收音机的到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我就在那时结识了第一位听众朋友“张先生”。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庄稼汉,每天都来找我,和我一起收听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加广中文台,经常对感兴趣的国外新闻、外语学习进行讨论。后来张先生在2006年因癌症去世。

2004年,我骑着自行车去30里外的县城,花了98元买了一台数显短波收音机。用这台收音机收听广播,对我而言,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后来参与电台的互动我获奖得了一些收音机,自此我再也不会因为没有收音机而犯愁。收音机也从几十元的变为上千元以上的机型,不论用哪一台收音机,收听加广未曾改变过!

1999年我开始给电台写信,结果不是下落不明,就是退回。 就在我的信心快要被浇灭时;2003年,我收到德国之声的回信,并通过KBS韩国国际广播电台结实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听众朋友,他们是:纪远、周飞、岳建红、韩玉波等,当时的联系是每个月一封信,一直延续到2009年。

除此之外、还有山东的万祖波、陕西的雒莹虎、辽宁的赵连贵、薛飞等等,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能和这么多热情的听众交流,非常的开心!

收听加广绝非偶然,加广宣传的是:加拿大的风土人情、留学资讯、移民政策等,是听众了解和认知加拿大最好的平台与桥梁,通过加广我认识了神秘的加拿大,熟悉了美丽的蒙特利尔,更与加广各位编播主持成为了朋友。

2005年5月10日,21:48分,我第一次接到加广中文台的电话,很开心也很兴奋。 记得我问了亚明一个问题,现在想起来都不禁要笑,我问亚明:加广的信号太好了,和身边电台一样,你们是在中国播音吗?亚明说:我们在加拿大……

加广2005-2006年开展“一日记者”活动,邀请广大听众,就身边的新闻进行剖析点评,写成广播式新闻稿,一经采用,便颁发“一日记者”证书,我有幸成为中文部第一位发报道的听众,也是唯一的一位,现在看着:“一日记者”证书,我的心悸动不已,仿似又回到参加加广互动的岁月!

加广每年都举办“新春有奖征答或者春节征文“,奖品是精美的加拿大生肖邮票,在参与活动的同时,我不忘提一下建议。 例如加广的”听众信箱”,我觉得名字不妥,如果改为“听众园地”,更符合这个单元的定位,没想到我仅仅是一则建议,竟得到加广中文部的重视,并于下一周得到了实施,这件事让我十分感动。这么好的电台,如此重视听众建议的电台,除了加广,舍你其谁呢?

2008年年底我结婚了,我妻子是通过收听广播认识的,这一年亚明正好回国探亲,他专程来我家道贺,让我倍感荣幸,虽说中文部的签名贺卡邮寄途中丢失了,但我初升人父的签名贺卡,却平安收到。

谢谢加广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帮助和支持,正如加广最后一期短波节目主持人所说一样:和加广一起成长起来的单金海……,确实,有了加广,我的回忆才这么的多元和精彩,充满着趣味和故事!

河北听友单金海

以下为听众收藏的加广纪念品及明信片

DSC_0021
DSC_0030
DSC_0051

 

———————————————————————————————————

我是加广–北国之声家庭中的一员

中国辽宁 – 纪远

提起我与  RCI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结缘和交往,还得从我的爱好谈起:我是一个BCL,即Broadcasting Listener。之所以会那么的喜欢收听广播,缘于我和广播结下的深厚的不解之缘。可以这样说,在我走过的每个春夏秋冬里,处处浸透着广播的芬芳,处处洋溢着广播所带来的欢乐!

痴迷于广播,除了广播本身的魅力不可阻挡之外,也缘于那一段至今也无法割舍的怀旧情结。我出生在一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那时人们结婚的三大件还是手表,缝纫机,自行车。而电视那个时候还没有普及,拥有电视的也没有几家。对于信息的闭塞,娱乐设施的匮乏,今天玩惯了游戏,离不开网络的新新人类是无法想象的。庆幸的是在我6岁时,父母托人从北京买回来一台晶体管的台式收音机(那个年代,还得用粮票,布票,肉票,想买的东西都难以买得到。)当然今天看来,这台收音机真的可谓老掉牙了,也不会有人欣赏它,可是我却把它珍藏着,因为它,让我的生命拥有了广播,让我的生活也因此离不开了广播。也为我以后结识加广埋下了伏笔。

记得这台收音机一买回来,就成了我和姐姐们的宝贝,每一天都收听,那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大大的方匣子,插上电就可以有人说话,有人唱歌,说新闻,谈天下,迸发出优美的旋律…..(只是那时只有收听中波广播,没有FM广播,我也没结识短波)

渐渐的长大,我竟然迷上了广播中的小说连播和长篇评书。像《杨家将》,《杨宗保征西》,《隋唐演义》,《薛家将》,《水浒》,《三国演义》,《太平天国》,《四世同堂》,《高山下的花环》,《夜幕下的哈尔滨》,《梁山后代》,《白眉大侠》……太多太多了,虽然大都忘记了具体的内容,但是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一部部的名字,如数家珍。是广播伴我走过了懵懂而又缤纷的童年时光,记忆深刻,仿佛如昨,永远难忘。

步入青年,流行歌曲走进了我的生活,那个时候没有收录机,没有CD,只有通过广播的《每周一歌》和“热线点播”来聆听来摹仿那一曲曲至今仍难以忘怀的流行金曲。所以直到现在,今天的我,仍然喜欢音乐,仍然喜欢通过广播来了解第一手的流行音乐资讯。(今天的广播发展已经拥有了专门的FM音乐频道和流行歌曲频道,效果逼真的如同聆听CD),这是广播带给我的又一次感动,它让我青春的记忆和飞扬的旋律永不褪色,让我永葆年轻之心。

后来,我又在96年认识了短波世界。记得当时是毕业时同学送我一台全波段的便携式收音机,在家待业,很烦闷!一次无意中的调谐,我收听到了来自于北国之声—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声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加拿大的风土人情,人文社会,历史变迁,歌曲文化,科技环保各个方面都深深的吸引着我。

我心怀好奇的给加广北京信箱写了一封信和一首小诗,没想到过了不久,就收到了主持人亚明的亲笔回信和电台节目表。我很激动,拿到回信的情景今天仿佛如昨,仍然历历在目!

记得当时广播节目中的听众园地栏目还播读了这封信和那首小诗。

非常暖心的回忆!

一个电台,可以如此的认真对待每一个听众的来信,我由此喜欢上了加广!!

我后来就经常的给加广去信,聊收听情况和心得,聊人生和我的生活。。。。。。

97年的时候,记得我还参加了加广的有奖知识竞赛,获得的礼物竟然是世界上第一枚扇形小型张邮票—加拿大牛年生肖邮票。至今完好地珍藏着!

后来我开始经常参与加广的电话留言和专题讨论,也因此结识了很多热爱短波,热爱加广的听友们,大家至今还保持着联系!

我也积极参加电台的新春有奖问答活动,也收获了很多加拿大形状各异的生肖邮票和小型张!虽然从短波广播取消之后,这样的新春有奖问答活动也随之取消了,但是每一次拿出那些精美的生肖邮票,都会感觉眼睛湿润,心头温暖,记忆回放,就像昨天一样清晰可见!

回忆很美!

我很感谢加广的各位主持人和幕后的记者编辑,感谢你们的辛劳付出,正因为有你们的辛苦付出,才有了我们听众的一片天空!

其实我一直认为,我们每个人在生命当中,都应该学会感恩,感恩你的父母,感恩你的朋友,感恩你的老师,感恩你的同学,感恩你的同事,感恩你的战友,感恩你的敌人,感恩世界,感恩社会,感恩阳光雨露,感恩花草树木,感恩蓝天白云,感恩大海高山,感恩顺境,感恩逆境,感恩祝福你的人,也感恩打击你的人,因为没有这一切,我们就不会生存,就不会懂得珍惜,就不会知道心存感念。其实,你会发现,我们生存的世界,要感恩的太多太多,哪怕是一件小事情,哪怕是一个陌生人,哪怕只是一瞬。我们要在这种感恩的心态中生活,一切都会很和谐,一切都会顺利,你的内心也会丰富柔软,你的生活也会更精彩!

就像我,一个广播迷,要在这里真心的,真挚的,真诚的祝福加广电台的节目越办越好!也希望节目能够有更多的变化和开辟更多的人气专栏!虽然你们只剩下网路广播,但是你们的昨天我会记得,你们的明天我也会期待!!!

虽然在今天消息爆炸的今天,可是我们仍然需要了解外部世界,需要真实的声音,需要良知,需要普世价值。。。。。。短波广播的取消对于我们这些热爱加广的听众来说,是一大损失和遗憾,也是挥之不去的伤痛,但是记忆永远美好,还要适应潮流变迁,也许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岁月流逝,时光荏苒,我们都在岁月中慢慢的衰老,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而多媒体时代的到来,也让广播显得越来越苍老。很多的国际短波电台关闭了,很多人退出了广播收听的行列。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广播也在力求突变,也在应对更多的冲击。网络广播,数字广播,DMR广播,PODCASTING等广播方式逐一应生。我相信,广播的道路不会越走越窄,一定会越走越长,越走越宽。但愿加广永远给我们希望,让我们听众“享福”,做一个耳清目明的人,享用一生。

说句实话,尽管有了网路广播,但是我仍然喜欢一个人拿出收音机,拔出天线,带上耳机,打开开关,转动旋钮,在“沙沙”声中搜索天外之音。这是既美妙,又令人陶醉的一件乐事。不管世事如何转变,不管沧海桑田,我对广播,我对加广的热爱不会改变。

多么希望能够在沙沙声里再次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这里是加广中文台,现在给您播报新闻”

尽管一切都成美丽的回忆!

广播里有我的童年岁月,广播里有我的青春时光和未知的将来,我会让广播,让回忆,让你们的节目伴我一生,你们也会陪我一直走下去,我相信!

祝福加拿大广播公司,70周年,生日快乐!永远年轻!!!

也祝福加广中文台50周年,生日快乐!

真心的,真挚的,真诚的祝福各位主持人和幕后英雄们健康!平安!快乐!顺利!!!

相信你们,也祝福你们!

———————————————————————————————————-

写在加广开播70周年之 际
辽宁省 庄河市 韩玉波
在加广开播70周年之际,首先表达我诚挚的祝愿。转眼之间,自1992年收听加光中文广播23年了.每天在那英法语双语——这里是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台呼指引下开始一天半小时的华语广播,在这里我结识了加广中文部各位先生女士  ——亚明. 方华.夏强  赵黎等等,在他们柔和  动听  风趣  富有 磁性的播音中,让我了解加拿大的方方面面,经济 政治  文化  生活  人情风俗  ,这个世界面积第二大的国家  ,枫叶之国  ,中国人民老朋友白求恩先生的故乡。一切一切都留在记忆里。参加加广的互动 写信交流,1999年5月1日,2001年4月1日,加广中文节目播出我的来信,2009年参加加广中文开播20周年征文获得忠实听众3等奖,参加有奖问答活动获得加拿大鸡年和猪年生肖邮票,是我最大收获和收藏。加广的天气预报,让我了解 渥太华 蒙特利尔  埃德蒙顿  多伦多 里贾纳 温哥华 魁北克  卡尔加里  哈利法克斯等加拿大主要是城市。那市参与加广互动很多写信 电邮 电话 传真等 ,转眼之间加广的短波服务已经停止 只有网络广播了。是短波爱好者的悲哀 ,也是科技时代的产物,2013年参与加广网络活动摄影活动获奖,那是自短波广播后第一次参与加广活动,也是我最兴奋的时刻,将贵台寄来的奖品保存留念。加广开播的70年,促进世界和平 ,让世界了解了加拿大。也让世界最多人口的中国人知道了解了加拿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